{站长验证代码}

Avatrade中文网

bondage porn

发布于2021/8/2 21:23:49 阅读 70
bondage porn


“靠,咋回事!”吴浩吓的连忙后退。


  众人都惊疑不定,而陈阿东无所顾忌,他拳头所向,砸中吴浩的胸膛;就听吴浩发出痛呼,摔倒在地滚了好几圈,十分狼狈。


  “丫的,一群废物。


  还愣着干什么,一起上啊!”孙强觉得面子上挂不住,在自己的地盘竟然被一个瞎子耍威风,这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要让道上的人笑话死。


  得到孙强的命令,包厢里的十几个小弟没有迟疑,立刻开始出手。


  朱大虎手中有菜刀,但(夫妇交换性经过实录)很快就被打飞,随后就被五六个男人的围攻,不多时就被打趴下了;另一边,陈阿东拳头挥舞,威风凛凛,确实厉害。


  然而,他获得狐仙传承毕竟时间尚短,甚至还没来得及练习功夫,即便有无坚不摧的拳套,也难敌一群人。


  眨眼间,陈阿东就挨了一些拳脚,同时他的体力也消耗很大,拳头的力量锐减。


  “死瞎子,给我跪下!”吴浩忍着胸口的剧痛逮到机会,从后面狠狠一脚踹中陈阿东的小腿,使得陈阿东膝盖一软,身子一个踉跄;其他混子抓住时机一拥而上。


  砰砰砰。


  拳头如雨点一般落下来,陈阿东感觉身子骨都要散架了,只能蜷缩在地上护着脑袋。


  赵婉柔刚才看到陈阿东和朱大虎来救她们,感动不已;此时两人被暴打,他担心坏了,连忙叫道:“别打了别打了,求求你们别打了!”“呜呜呜,再打要出人命了。


  孙老大,求求你让他们住手,别打了。


  ”赵婉柔一边哭一边跪在孙强脚边乞求,这让孙强心里得到极大的满足,他也担心闹出人命,便吩咐道:“好了,都住手。


  ”“咳咳……大虎哥,你没事吧。


  ”陈阿东现在浑身酸痛,眼前发黑,但他更担心朱大虎。


  毕竟朱大虎是为了帮他才一起来的,若是出了什么事,他没法向翠花嫂子交代。


  “没事没事,阿东起来!”朱大虎想要拉着陈阿东一起起来,但却被吴浩踹倒:“草,跪着说话。


  打伤了我这么多兄弟,有你们好受的!”看到陈阿东鼻青脸肿,赵婉柔眼泪哗啦啦的,扯着孙强的裤脚乞求道:“孙老大,求求你,放了他们吧。


  ”“大嫂,不要求他,我没事。


  我就不信了,有种弄死我!”陈阿东狠狠的叫道。


  “哟呵,小子挺硬啊。


  吴浩,给我打断他一条腿!”孙强吐着烟雾,淡淡的说道。


  赵婉柔吓的大哭,当即磕了几个响头不停乞求:“孙老大,阿东他年纪小不懂事,您大人不记小人过,千万别往心里去。


  您是一方老大,对一个少年动手,传出去也让人笑话是吧。


  ”陈阿东此时心如刀绞,看着自己敬爱的大嫂为了自己,没有尊严的磕头乞求,他感觉身子都要炸开。


  他恨自己太没用了,若是强大一些,就能让大嫂不至于受到如此虐待。


  “你倒是伶牙俐齿。


  ”孙强捏着赵婉柔的下巴,心里面越发喜欢。


  他扔掉烟头,对着赵婉柔的脸吐出一口烟雾,随后坏笑道:“要我放了他自然可以,你知道我的目标是你,并不是他们。


  ”赵婉柔身子冰凉,心神一阵恍惚,但还是做了决定。


  “孙老大,我答应你。


  ”陈阿东脑袋轰鸣,瞳孔骤缩失声叫道:“大嫂,不要啊……”“你丫的闭嘴!”吴浩给了个大嘴巴子。


  孙强好似故意戏弄,道:“答应我什么?”赵婉柔咬了咬嘴唇,哽咽道:“只要你放了我老公,放了阿东和大虎哥,今晚我就陪你睡。


  ”“哈哈哈,你未免想得太简单了。


  这两个家伙打伤我七八个弟兄,直接放人我怎么对兄弟们交代。


  ”孙强松开手,冷冷说道。


  “那孙老大,你要怎么办,求你不要再伤害他们。


  ”“已经打伤了,说什么也都晚了,那就让我受伤的弟兄一饱眼福吧。


  ”孙强一挥手,命令道:“受伤的留下,其他人都出去!”很快,包厢里只剩下吴浩在内的八个受伤小弟。


  这个局面让赵婉柔好似想到了什么,眼神闪烁着一股绝望还有浓烈的羞耻。


  “去好好趴着,给我受伤的兄弟来一个现场直播,也算是一点补偿。


  ”孙强邪恶的大笑,吴浩等人也是兴奋不已,甚至有人下面都开始悸动。


  赵婉柔已经没有退路,失魂落魄的趴在沙发上。


  “小柔!”“大嫂,不要啊。


  ”朱大虎和陈阿东撕心裂肺的大叫。


  然而无济于事,他们被死死按住,根本没能力出手相救。


  看着孙强压在赵婉柔身上,陈阿东目眦欲裂泪如泉涌,他心里那个恨啊,自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嫂被糟蹋。


  “够了!”突如其来的一声怒吼,使得包房瞬间安静下来,孙强也停住了动作。


  所有人寻声看过去,就发现陈辉不知何时已经挣脱了绳子,双眸赤红脸色阴沉。


  “大哥。


  ”“老公。


  ”陈阿东和赵婉柔都觉得不可思议,更多的是震惊,他们从来没有见过陈辉这个模样,那眼神和脸色太吓人了,好似一只疯魔了的黑熊。


  “陈辉,你丫的怎么弄断绳子的!”吴浩怒叫起来,马上就能欣赏赵婉柔完美诱人的娇躯,关键时刻踏马的被人打扰。


  陈辉不理他,死死盯着孙强,声音沙哑:“闹你也闹够了,该收手了,真的要逼我吗?”“哟呵,瞧你这话说的。


  ”孙强站起来,一脸玩味的冷笑道:“你以为自己是谁啊,我用得着逼你么。


  你踏马就是个怂包,是个窝囊废,老子玩你老婆能咋地。


  来来来,老子就站在这儿,有种你出手打我!”“放了他们三个,我任你处置!”陈辉声音冰冷。


  “草你丫的,真的以为老子脾气好是吧!”孙强抓起一只酒瓶砸了过去,旋即大叫:“吴浩,砍他一根手指,别弄晕了,老子要让他亲眼看着自己的老婆在我胯下升天。


  ”“好嘞老大,这废物就应该给他点颜色看看。


  ”陈辉的体型虽然高大,然而吴浩并不畏惧,他知道陈辉是个怂包窝囊废,大摇大摆走过去决定先暴打一顿,然后砍掉陈辉的小拇指。


  哪知,陈辉眼珠子一瞪,抬手就是一拳。


  “啊!”这变故出乎吴浩的意料,他没有躲开被砸中鼻子,好似有骨头碎裂声,众人就看见吴浩捂着鼻子在地上翻滚哀嚎。


  “老大,浩哥的鼻梁骨被打裂了!”一个小弟叫道。


  “马勒戈壁的!”孙强勃然大怒,“一起上,给我打断他的狗腿。


  草,一个个都在挑战老子底线,都忘了老子是混社会的吗。


  ”轰隆隆!得到命令,包厢里剩下七个小弟冲过去五人,剩下两人控制住朱大虎和陈阿东。


  “大哥小心。


  ”陈阿东提醒道。


  “你们这些杂碎,老子忍够了!”陈辉就像是变了一个人,一边怒吼一边挥舞着拳脚。


  他虽然面对五个人,但五个人都受了伤,因此眨眼间陈辉就打倒了两人。


  剩下三人从三个方向包抄,陈辉挨了几下,以伤换伤踹倒一人,又扑向另一个。


  看到几个呼吸地上就横七竖八躺了一片,孙强脸皮都在抽搐,他怒气冲冲抓起一个酒瓶大步一跨就来到陈辉身后。


  见此情形,陈阿东、朱大虎和赵婉柔同时惊叫:“小心身后!”嘭!陈辉这边刚回头,酒瓶就结结实实砸在他脑袋上,玻璃渣子碎了一地,陈辉脸上也立马开出血花。


  孙强一脚踹在他肚子上,之后踩着他的脑袋。


  “可笑,就你个废物也敢逞威风。


  咋的,舍不得你的小娇妻?”孙强冷哼一声,接着阴笑道:“舍不得是吧,很好。


  老子偏偏要折磨他,等老子干完,让我的兄弟们也尝尝鲜!”“吼!”陈辉发出怒吼,可却爬不起来。


  “愤怒有什么用。


  愤怒只会让你失去理智,并不会让你变强。


  你也二十好几了,难不成看不明白这是弱肉强食的社会。


  再说了,陈辉啊……”孙强蹲下来,褥着陈辉的头发,将他的脑袋提了起来。


  “还不是因为你好赌,还不是因为你是个废物,是个窝囊废,所以你的小娇妻才会跟你受苦,才会沦落到这么个下场。


  你生什么气呢?你有什么理由愤怒的?这一切都是你亲手造成的,我说没错吧。


  ”轰!陈辉心脏沉到了谷低,瞳孔骤缩,好似丢了魂魄。


  “老公。


  呜呜呜,孙老大,求求你放了他们,我给你磕头了。


  我陪你,我陪你睡,只求你不要伤害他们。


  ”赵婉柔看到陈辉满脸鲜血,心疼又担心。


  “草!”孙强松开手,看着赵婉柔磕头求饶,他来了火气,咒骂道:“你长的这么漂亮怕不是个傻子,这种废物,你怎么看上他的,还这么死心塌地。


  ”“他是老公,我不怪他,都是我不好。


  我要是能多努力一点,就能赚够钱,就能还上赌债。


  孙老大,你放他们走,我陪你睡。


  ”“大嫂。


  ”看着赵婉柔雨带梨花,陈阿东心如刀绞。


  朱大虎也感动的眼眶湿润,他恨铁不成钢的扫了一眼陈辉,但这个时候责骂已经无济于事。


  孙强吐了口唾沫,哼道:“嘛的,耽搁这么长时间,老子性趣都差点磨灭了。


  过来,这次没人打扰了,老子让你尝尝哥哥的大棒。


  ”边说,孙强将赵婉柔按在沙发上。


  然而,谁都没有注意到,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陈辉眼中闪过一丝阴狠。


  他暗暗的抬头,看到孙强嘶开自己妻子的裤子,一股杀气在胸膛炸开。


  陈辉看到朱大虎掉落在地上的菜刀,就在两米开外,好似回光返照他猛地翻滚过去抓住菜刀,然后犹如一只豹子,身子弓起来弹射出去,菜刀从天而降。


  “孙强,你给我去死!”这一幕发生太快了,因为在场的小弟注意力都放在赵婉柔身上;退一步说,就算他们注意到陈辉的动作,但因为受伤也来不及阻止。


  于是乎,这一刀就当头砍了下去。


  孙强反应不可谓不快,能够坐上如意赌场二把手的宝座,没点本事也说不过去;在陈辉射过来的时候,孙强本能的感觉到一股死亡危机,使得他寒毛倒竖。


  他头也没回头,身子一个翻滚从赵婉柔身上滚了下来;然而,那菜刀也转移了个方向,依然朝着他脑袋砍过来。


  情急之下,孙强只能用手抵挡。


  “啊!”撕心裂肺的惨叫响起,鲜血飚洒,一只大拇指掉下来正好落在孙强的嘴里。


  陈辉没有罢休,又是一刀砍中孙强的肩膀,接下来是第三刀……这血腥的场面吓蒙了所有人,每个人都发现身子僵硬,无法动弹。


  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赵婉柔,她惊叫着扑过去抱住陈辉的身子,拼尽全力将陈辉拉开。


  这个时候,陈辉才微微恢复了一点理智。


  可沙发上已经血流成河,孙强身上十几处血口子,已经奄奄一息。


  “老公,你干嘛呀,这可怎么办。


  ”赵婉柔娇躯犹如筛糠一样颤抖,泪如雨下,眼中满含恐惧。


  包厢里的几个小弟吓的亡魂皆冒,连鼻梁碎裂的吴浩都像是见鬼了一般,连滚带爬的冲出包厢。


  “老婆,我,不是窝囊废。


  ”陈辉咧开嘴,一手搂着赵婉柔,一手提着血淋淋的菜刀。


   陈大孔从刘为民手里抢了一个烧饼之后,若无其事大口吃了起来,然后朝刘为民开口说道:老刘,我有点小事,想请你帮一下忙。


   刘为民看见陈大孔一点也不怕生,拿起自己烧饼吃起来,这让刘为民的心里忍不住一脸郁闷,这家伙还是和以前一样,一点也不拿自己当外人啊! 什么事?听见这话的刘为民,面上一愣,然后望着他身后年轻女人,忍不住开口问道:这位是…… 他是我侄女,陈怡。


  陈大孔三两下把手里的烧饼吃完之后,连忙朝刘为民介绍起来道。


  今年刚从的医学院毕业,是一位实习医生,我想让她在你这里待上一年。


   这怎么可能!刘国听完陈大孔的介绍,面上一阵有些不解开口问道:她既然是医生,不在大城市的医院实习,跑到我这乡镇给私人诊所干什么? 在刘为民看来,这陈怡来自己的诊所,似乎有些大材小用了。


   这时候,只见陈大孔一脸苦笑道:她这不是摊上事了吗? 什么事?这下刘为民顿时来了兴趣,开口朝陈大孔问道。


   谁知提到这,陈大孔一脸苦笑道:谁说不是呢!可这个丫头,在市医院实习的时候一不小心得罪了人,我没有办法也只能让她来找你这躲避了。


   在刘为民怀疑的目光下,陈大孔只能把陈怡所做的事情详细给刘为民介绍起来道。


   原来陈怡今年从省医科大学毕业,然后去了市里医院实习。


   谁知道实习的时候,一位有钱人家的少爷对动手动脚的,然后陈怡气不过把这少爷给狠揍了一顿,然后让他不能让人道了。


   噗! 刘为民听到这差点把嘴里的茶水给喷了出来,这个丫头也太好太狠了吧! 虽然刘为民没有亲眼看见这个场面,可是他的双腿却忍不住夹紧,下面感到一丝寒意,这对男人可是完完全全的要害啊! 她居然把人家的家伙给废了,那问题可严重了许多啊!刘为民也没有想到陈冬的侄女居然这么厉害,居然能把那富家大少爷给弄成残废。


   人家传宗接代的工具被他弄残废了,人家还能饶了? 果然陈大孔听见刘为民的感叹,顿时忍不住一脸无奈苦笑道:谁说不是呢!这丫头仗着练过几年跆拳道,出手没轻没重的,当时出事之后连忙离开市里,连家都没回就躲到我这来了。


   陈大孔说到这,一副诚恳的表情望着刘为民道:就让她躲在你这,平日里给你打下手,工资不用给,吃饭问题和你们一起吃就行了。


   刘为民挺听到这话,顿时心里忍不住一阵苦笑,自己这都快成收容所了。


   他让林兰花过来,不过是打着歪主意,想把林兰花变成自己明媒正娶的媳妇,收留这陈怡图什么呀! 不过,刘为民一想起自己和陈大孔那可是从小穿着开裆裤一起长大的兄弟,而且在他服刑的时候,是陈大孔给他父亲披麻戴孝,送终的,这个人情他必须还。


   再说了,那个富家少爷在有能耐,还能查到这穷乡僻壤不成。


   想到这里,刘为民的拍着胸口朝陈大孔开口保证道:行,反正我这房间挺多的,让她留下来帮忙吧!我们吃什么,她就吃什么。


   这敢情好啊!陈大孔听见这话,顿时紧绷的面容上一松,连忙拍着刘为民的肩膀,直呼他够仗义。


   虽然来之前陈大孔心里有很大把握刘为民会答应,可这种事情刘为民答应是人情,不答应是本份。


   毕竟陈怡的确是在外面惹了事,这才跑出来的。


   既然刘为民答应收留陈怡,陈大孔连忙让站在一旁的陈怡和刘为民见面,让他们互相认识一下。


   不得不说,这陈怡果然是一个美人胚子,要不然的话她也不可能引起富家少爷的垂涎,甚至对她动手动脚的。


   弯弯的细眉,明亮的黑色眼珠里比林兰花这种农村女人多了一丝灵动,还有自信之气。


   而且因为她练过几年武术的缘故,所以陈怡的眉宇之间还多了一丝英武之气,让人看过之后忍不住把她记在心里。


   小怡,叫刘叔啊!陈大孔看见陈怡过来之后一直站着在那,又不叫人的呆滞模样,让陈大孔忍不住着想要多剁脚,这丫头怎么不会看脸色啊! 刘叔,您好!在陈大孔的压迫下,陈怡有些不情愿叫着刘为民。


   嗯!对陈怡一脸不情愿的表情,刘为民心里一脸不以为意,人家毕竟是城里人,而且还是省医科大学的毕业生,现在却要躲在这乡下诊所里,给他这个土医打下手,她心里自然满腹牢骚。


   身份不对等,陈怡对自己有意见,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,毕他不会和陈怡一般见识的。


   既然我答应了你叔叔,让你留在这,就一定会照顾你的。


  刘为民说到这,想了想又继续说道:既然你也是医生,一会有人来看病,你就负责给病人看病吧!至于你住的地方,等兰花回来之后,再给你安排。


   刘为民说完这话之后,起身把陈大孔送到了诊所外边。


   老刘,请你见谅,小怡这孩子被我大哥和大嫂宠坏了,希望你不要介意啊!走出诊所之后,陈大孔一脸歉意朝刘为民叹息道。


   听见他的话刘为民一脸不以为意道:没事,我们都一把年纪了,怎么会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呢! 也是!陈大孔听到这也觉得是这个道理,毕竟他们都一把年纪了,又怎么会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呢! 陈大孔说到这,突然一副意味深长望着刘为民,嘴里忍不住调笑起来朝他道:老刘,你小子是不是对林兰花有什么想法呢! 这,这怎么可能!刘为民陈大孔这么突然一问,顿时神情有些慌张,嘴里连忙解释起来道:你想什么地方去了,我是那种人吗? 你这家伙跟我,你还玩什么心眼啊!陈大孔看到刘为民打死不承认的表情,顿时嘴里忍不住笑着开口鄙视道:就算你们在一起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。


   如果刘为民真的和林兰花在一起的话,陈大孔也是乐见其成,毕竟他们两个人都是苦命人,在一起过日子也无可厚非的。


   你是不是在村里听见什么闲话?刘为民对于陈大孔这么问,顿时心里忍不住一阵紧张,开口询问道。


   在乡下地方,有时候流言真的会害死人。


   对于这些流言,刘为民自然不会放在心上,可是林兰花一个女人,又带着一个孩子,要是被其他人污蔑的话,以后她还怎么在村里生活下去。


   大家大家都不是傻子,你这么照顾林兰花,还出钱送她儿子读书,就是一个明眼人也看得出你对林兰花有意思了。


   陈大孔拍着刘为民的肩膀鼓励道:既然你看喜欢人家,就出手要快,这样村里人就不会说什么闲话了。


   其实这几年因为电视,还有年轻人都外出打工的缘故乡民们的想法也开明了许多。


   这,这个以后再说吧!因为他和陈大孔都是几十年的好兄弟,所以他也不想瞒着陈大孔,然后点头道:你侄女在我这,你就放放心好了,我不会让她受到半点委屈的。


   陈大孔听见刘为民的话,面上十分满意道:有你在我当然放心了,那丫头就是这种臭脾气,你多多见谅一下。


   两人寒暄几句之后,陈大孔就离开了刘为民诊所。


   离开之前,刘为民询问了一下修路的情况,结果陈大孔却是苦笑不已告诉刘为民,修路的事情又凉了。


   对于一点,刘为民也有些无可奈何,毕罗汉看到这里竟这些都是政策安排,他一个普通人根本没有什么能力去管这些多余的事情。


   刘为民回到诊所的时候,正(极品少妇的诱惑)好看见一个乡民前来看病,而陈大孔的侄女陈怡正在刘为民的位子上给病人看病。


   刘为民看到这并不说话,站在旁边望着陈怡给病人看病。


   不得不说,陈怡的确是不愧是省医科大学毕业的高材生,只见她坐在刘为民的座位上熟练的给病人看病,然后写下看病记录。


   你这是吃错东西,肠子发炎而已,我给你挂几瓶药水就好了。


  陈怡在病人腹部看了一下之后,朝病人开口道。


   这个乡民捂着肚子一脸痛苦,朝陈怡道:医生,赶快给我输液吧!我肚子都快疼死了。


   好的!陈怡听见这话,赶紧起身给这病人配起药水来,结果却被刘为民拦住。


   刘叔,你这是什么意思?陈怡虽然嘴里说得客气,可是语气里对刘为民却没有半点尊敬。


   他不止肠炎犯了,而且肝脏也有问题,给他加一点治疗肝病的药!刘为民仔细查看了一下病人的情况之后,朝陈怡开口说道。


   肝病?陈怡听见这话面上一愣,眼里满是疑惑望着刘为民道:刘叔,你没有看错吧!他明明是肠炎,怎么会有肝病呢! 看见她一脸不服气的模样,刘为民轻轻翻开乡的眼睛,指着眼底深处想淡淡的黄色素,道:你自己来看吧! 陈怡听见他的话,一脸疑惑上前望着乡民眼底黄色的细肉,在听从刘为民的方法,轻轻敲着患者肝脏的位置。


   结病人疼痛感更加强烈,甚至满头冷汗,脸色惨白不已。


   疼死我了!不仅如此,这个乡民被陈怡用手轻轻一按之后,整个人疼痛增强,生不如死。


   听完刘为民的解释之后,陈怡的眼里看向刘为民的时候,再没有什么藐视和看不起的目光。


   在给乡民配好药水输液之后,陈怡来到刘为民面前开口问道:刘叔,你怎么知道那个病人的肝脏有问题? 这时候陈怡实在是没想到刘为民,光凭一眼就知道病人哪里病了,这技术也太牛逼了吧! 面对她的疑惑,刘为民一脸不以为意道:这没什么大不了的,熟能生巧而已。


   陈怡听见刘为民的话,顿时不敢再瞧不起刘为民了。


   他和乡下那些坑蒙拐骗的庸医不一样,是真的有本事的人。


   在看到陈怡服气的眼神之后,刘为民心里一脸满意的模样开口朝她道:刚才那个病人因为长期喝酒抽烟的问题,再加上经常熬夜,身体里的毒素不断累计在肝脏,从而引发肠炎。


   刘为民说的着,然后从旁边的药房里抓出几副中药包好,然后递给陈怡开口说道:一会那病人输完液之后,让病人拿回去熬药喝,这些药对肝病有很强的疗效。


   中药?陈怡听见这话,在看桌上刘为民包好的中药,面上一副讶异的表情道:不是说中药都是骗子吗? 在她学习的医疗知识里,中医都是那些跳大神,喝符水治病的骗子而已,一点都不靠谱。


  
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!

相关文章